中国高山滑雪:滑降超大回转“弱中之弱” 备战

  新华社维也纳4月9日电(记者赵菲菲 刘向)初春时节,奥地利西部蒂罗尔州海拔大约1900米的阿尔普巴赫滑雪场上,依然可以看到滑雪爱好者飞驰而过的身姿。在一处开阔坡地,身着红黑滑雪竞赛服和醒目号码簿的运动员,依次出发,连续转弯,绕过一个个旗门,冲向几百米外的终点。

  这里正在进行2018~2019年度全国高山滑雪冠军赛。中国高山滑雪国家队、国家青年队以及去年组建的跨项跨界队,刚刚结束了在阿尔卑斯山区四个月集训,同场比拼。这也是全国高山滑雪冠军赛首次在海外开赛。

  中国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高学东对新华社记者说,为不影响海外各支队伍的外训节奏,借助国外优势场地资源,采取了这种创新的备战模式。目标是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“固点阶段”组队选拔人才,同时评估不同队伍之间竞技水平的差距变化。

  高山滑雪是冬季项目中最受关注的大项之一,被称作“传统基础大项”。冬奥会高山滑雪比赛设11个项目,包括男女回转、大回转、超级大回转、滑降和全能(滑降+回转)10个单项加上一个团体,其中回转与大回转被称为技术项目,超级大回转和滑降被称为速度项目。

  回顾往届冬奥会,索契冬奥会和平昌冬奥会,中国均各有1男1女两名运动员达到B档标准,利用基数获得技术项目的比赛资格,但成绩不理想,而且有未能完成比赛的情况。

  国际雪联高山滑雪比赛从上至下分成几个档次:世界杯、洲际杯及积分赛等,目前中国队还只能在洲际杯这个级别里试水,赢得国际雪联的积分,获得参加大赛的资格。

  要具备参赛资格,首先要在国际雪联排名和积分上达标。在达标标准方面,国际雪联设立A、B两档标准:A标要求高,需要世界排名前500且积分有一定要求。中国队水平很难达到A档。B标要求积分水平低,但要受基数配额限制,这种安排可以让没有世界前500名选手的国家参与比赛——但仅限回转和大回转两个技术项目。

  高山滑雪人才储备捉襟见肘,运动员缺乏甚至没有国际大赛经验。开展高山滑雪运动,中国起步晚,底子薄,水平低。

  去年底,陆续到欧洲各地集训的大约150名高山滑雪运动员,是中国队备战冬奥会的全部家底。跨项跨界队去年9月组建,50名队员都是从速度滑冰和田径项目中挑选的,年龄在14岁至21岁之间。

  国家青年队67人,主要从国内各个业余体校选拔出来。这支队伍由65岁的奥地利前国家队教练维尔纳·马格莱特担任协调人,在蒂罗尔州进行了3个多月冬训。

  据了解,经过各项测试和排名,跨项跨界队和国青队中选出了大约40人,他们和国家队32名队员,构成了下赛季集训的基本阵容。

  谈到海外集训成效,高学东说,首先体现在量上,与欧美水平接轨。目前国家队集训达到了一年160多天及以上的雪上训练量。而国内冬季雪上训练时间通常大约只有70余天。此次在欧洲几个月的冬季集训,效果相当于在国内常规三个冬季的训练。

  其次,通过几个月的集训,教练和队员们对高山滑雪运动技术概念也更加清晰了。

  另外,这次集训强调赛练结合,以赛代练。高学东说,高山滑雪需要大量经验积累。与室内项目不同,高山滑雪作为户外项目,不可控因素极多,雪场坡度不同,旗门角度不同,温度不同造成雪质不同,运动员每天训练每场比赛都面临各种变化因素的影响,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。

  国家队过去3个月主要以参赛为主,参加多场国际雪联积分赛。中国男女运动员已经开始参加国际雪联的滑降比赛。今年三月下旬4名运动员参加了三场滑降比赛,2名男子运动员完成全部比赛,获得了较理想的积分,2名女子运动员进步明显。

  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,中国高山滑雪队目标是实现全项目参赛,尤其是要站在滑降和超级大回转的赛场上。

  为备战奥运会,国家体育总局制定了扩面、固点、精兵、冲刺这四步走战略,即跨界选才,加大人才厚度,然后精减缩编,确定培养对象,赛练结合,以赛代练,争取拿到较好的国际雪联积分,最终站到奥运赛场并且完成比赛。

  “固点”主要任务是,选拔出最有潜力的奥运人才,培养重点运动员。高学东说,需要综合考虑年龄、雪上训练时长及技术水平因素,用发展的眼光考察,重点培养真正有潜力的运动员,即使他可能目前成绩不是最优秀。有些运动员,技术走在体能前面,目前表现的水平较高。有些能力很强,技术还显生疏,表现略差。但一旦技术冲上来,后发优势明显。

  高学东表示,超级大回转和滑降这些速度项目是短板中的短板。为实现全项目参赛,备战重点是速度项目,尤其是滑降。

  高学东坦陈,要在2022年冬奥会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,任务极其艰巨。未来不到3年的时间里,全队必须只争朝夕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