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静波:日本已经爬过山顶中国还处于爬山途中

  20多年前,疯狂的地产泡沫给日本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创伤,有人说日本“失去了20年”。但是,日本经济并没有因此而止步,日本企业依然在许多领域继续引领世界。近日,亚洲通讯社社长、日本问题研究专家徐静波做客中欧北京校区“中欧沙龙”,畅谈日本企业的转型与创新,以及日本企业创造未来的战略。他相信,日本企业的做法,对今天的中国企业会有较大的借鉴意义。

  有一位20多年前去过日本的中国人,2018年再次来到日本。从羽田机场到东京市区,他一路上仔细观察沿途风貌,发现和20多年前毫无二致,不由得感慨道:“日本,线年啊!”这种感慨,一直持续到他在北海道看到了丰田的氢能源汽车。

  丰田公司20年前开始研发氢能源汽车,充一次氢,仅耗时3分钟,花费4200日元,可跑650公里。这不光是一部车,还是一个大型移动电源,遇到地震海啸等灾难、市政供电停止时,可以为家庭提供一周的生活电能。

  我们说“日本失去20年”,是相对于中国过去20年的高速发展而言的。过去20多年间,中国GDP始终保持了10%以上的高速增长。而日本的GDP一直处于零至2%的超低速增长时期。因此,我们得出一个结论——日本失去了20年。

  日本为什么在过去20年,发展会比中国缓慢?主要原因是它在过去发展过猛,出现了严重的经济泡沫。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,凭借发达的半导体产业,日本的电子产品大量向海外出口,赚取了巨额外汇。

  外汇放到金库里面不生钱,唯一能生钱的方法是把钱贷出去。当时银行给员工们下达任务,一个月必须贷出100亿日元(约6亿元人民币)。日本人甚至将纽约最有代表性的几栋大楼都买了下来。到了90年代初,日本地价飞涨到一日一价的地步。人们疯狂地贷款买房,似乎房价会永远涨下去。忽然有一天,泡沫经济崩溃了。

  泡沫崩溃后出现的第一个大问题,是房地产市场的价格暴跌了50%。整个日本,一片萧条,产生了巨大的产能过剩。日本作为一个市场经济国家,政府不能通过行政手段来强迫企业兼并或关闭,只能通过企业之间相互抱团取暖,把产能过剩消除掉。结果,一百多家钢铁公司相互兼并,只剩下三大钢铁公司。两百多家银行兼并,只剩下三大商业银行。

  修复泡沫经济的创伤,日本大概花费了10到15年的时间。这之后,日本企业开始了创新转型之路。在过去20年中,如果要说日本“失去”了什么?应该是GDP的增长数字,而不是它的实力。因为经济实力的比拼,从来不靠GDP,而是靠技术掌控线

  近年来,我们看到日本许多的电机半导体企业抛弃了白色家电、电脑、手机等传统产业,致力于人工智能(AI)、大数据、物联网(IoT)、机器人等新产业的研发,并取得了惊人的成果。所以,夏普卖给了台湾的鸿海集团,三洋的电冰箱、洗衣机卖给了海尔集团,NEC公司的电脑卖给了联想,东芝的白色家电卖给了美的集团。日本的创新方向正在发生巨大变化,虽然日本电子企业在大众市场份额快速缩减,但在上游核心部件和商用领域里的话语权却在提升。

  而就是这家公司,在11年前突然宣布退出电脑产业,这在整个日本产业界引起轰动。NEC公司把电脑业务出售之后,保留了大量的半导体业务技术人员,开始研发人工智能。如今,日本的本田、丰田日产,全自动驾驶系统,都采用了NEC的人工智能系统。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70%的传感器,来自于日本。在所谓的“失去的20年”里,日本为未来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储备。

  我们再来看老牌的电子企业索尼、松下,它们目前已经放弃了电视机面板业务,但并没有放弃核心技术。我们现在看家电会发现很多“made in China”的产品已经做得很好了,但是你开箱一看,核心零部件全部是made in Japan。日本人不再做“外科”,而是做核心零部件,因为核心零部件才更赚钱。

  iPS细胞简单来说是细胞再生。现在日本所有的国立和私立大学,都在进行iPS细胞研究和治疗。在以前的观念中,神经细胞是不可再生的。日本庆应大学刚刚宣布已经可以用iPS细胞进行人工脊椎修复。这对瘫痪患者来说是绝对的福音,把自体细胞取出来以后进行培植,再把iPS细胞植入到脊椎,让你重新站起来。

  拥有上下五千年历史的中国,到底有几家百年企业呢?有人统计出来是五家:同仁堂600085)、全聚德、王老吉、六必居、张小泉。跟日本相比,这些企业老板已经几易其主,而且中间还出现经营断裂。

  而在日本,具有150年历史以上的企业就有2.5万家。现存世上最古老的家族企业金刚组已经拥有1400年的历史。相当于隋炀帝的时候企业就已经存在了,一直延续至今。日本经营界,有句口头禅叫“安全驾驶”, 不求一时灿烂,只求长期永久。他们最大的一个普遍具有的特性是:求稳。这个稳,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:

  日本的银行协会曾于2017年做过一个针对日本所有企业的调查:即使日本的实际商业贷款率低至0.5%,在日本仍有75%的企业不需要银行贷款。日本“经营之神”稻盛和夫曾说过,拥有5万名员工的京瓷公司,即使七年不赚一分钱,也能做到不裁人,不倒闭。这里面有两个原因:一是日本企业很注重自我资金的积累;二是日本企业很少有像中国企业那样搞出一个品牌后四处开连锁店,找投资公司上市。150年历史的2.5万家企业当中,线家。

  日本朝野十分关注中美贸易摩擦,不仅因为日本和中国现在互为最大贸易伙伴,还因为日本吃过美国的苦头。这个苦头比我们早了整整40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