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现场|鹿特丹的城市冲浪项目引发的抗议拉

  荷兰鹿特丹的著名景点“大市场”(Markthal)前,游人与居民来往如织,热闹非凡。大市场背后,是一条自14世纪便有记载的运河Steigersgracht。这条运河在城市不断改造的过程中被填埋,如今成为一条封闭的堤沟。平时这条堤沟少有人光顾,只有周围居民楼的居民和附近老教堂的教会人士,会将此地作为散步或停车的地方。然而,自2014年开始,一个“冲浪”项目,在平静无波的运河里掀起了波澜。

  2011年,鹿特丹市议会开启了一项名为“城市倡议(City Initiative)”的活动。此活动旨在鼓励市民参与城市改造,打造真正具有活力的公共空间。鹿特丹市民可以将自己的奇思妙想递交给议会,由市民选出最具创意的项目,将之付于实践。在已建成的项目中,就有如 “The Luchtsingel 天桥”这样被普通市民和设计专家广为称赞的成功案例。

  Luchtsingel由ZUS建筑事务所设计,长达400米,串联起了鹿特丹的三个核心地区。

  2014年,一个城市冲浪项目——Rif010脱颖而出 (Rif在荷兰语中是“礁石”之意,而“010”则是鹿特丹的区号),以高票当选冠军,获得了360万欧元的项目启动资金。

  荷兰作为靠海且水资源丰富的国家,水上运动在民众间普及度极高。然而鹿特丹距离最近的沙滩有近25公里。项目主导人Edwin van Viegen别出心裁,提议将原本闲置的Steigersgracht运河一部分关闭,变为一个水上运动区。净化过的河水将通过波浪发生器,产生1.5米高的人造浪。市民可以在这片水域进行冲浪、皮划艇、漂流等各类水上运动。除此之外,水域一侧将实施建造一个“海滨”别墅,其中的餐厅区将设有户外露台,让人们能够直接观赏水景。除了常规活动外,每年将有12次大型体育活动在此区域举行。

  Rif010获胜后,坊间盛传项目2015年6月即能完工,首次开放将至当年11月。鹿特丹市政府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,认为其会像Luchtsingel天桥一样大获成功,成为旅游新地标。但是没有料到,当地居民、教会人士、无法开工的地产项目、建筑评估机构、动物保护协会等各方力量,开始纷纷介入这一原本看似单纯的公共设施项目。而他们所针对的,不仅是Rif010的设计和建造团队,更是鹿特丹市议会本身。2015年,一纸诉状被送至鹿特丹地方法院,抗议市议会的决议,一场延续至今的Rif010建设纠纷自此展开。

  Rif010所处的Laurenskwartier区是鹿特丹的黄金地段。此地汇集了购物休闲场所“大市场”、经典现代建筑“方块屋(Kubuswoningen)”等知名景点,游人如织。大市场前的广场上还定期变身游乐场,架起摩天轮,吸引更多人潮。此地更是大量鹿特丹市民的生活中心。

  “大市场”背后的Steigersgracht,却是闹市中一片难得的净土。其实,这片运河区域在与外部水域隔断之前,一直作为渔民与商贩的停泊码头,极富生活气息。鹿特丹在1940年经历了全城大轰炸,所有老建筑荡然无存,而堤沟上一座Vlasmarktbrug的砖石小桥却保留了下来。二战后,随着大规模兴建,附近区域逐渐成了先锋建筑的试验场与游客的聚集地,但Steigersgracht仍保持着普通市民生活的恬淡与祥和。

  当地居民Thea Schulz说:“这里是鹿特丹最特别的住所之一。”她和丈夫Hans Hoogstad 曾无比庆幸能居住于这片闹中取静的小天地,然而Rif010的到来即将打破这里的平静。“没有人想住在一个游乐园里……”Thea无不忧心地说道,“但还能去哪里找这样的房子呢?”

  Thea已年逾花甲,与当地一些中老年居民一起,自2015年起与政府抗争至今。他们提出了不少有理有据的论点。首要的便是噪声问题。运河与河边的居民楼距离不到10米,造浪机与其他水上活动的噪音、餐厅区的人声等,都将大为干扰居民的日常生活。

  根据规定,鹿特丹市内的噪音密集区域,只要将室内噪音保持在35分贝以下,即是合理范围内。而根据先期调查,项目周边区域的室内噪音最多达31分贝。不过需要指出的是,室内噪音的预估是在居民窗门紧闭的情况下算出的。

  调查中也并未将观光游客嬉闹喊叫声列入考虑范围内。市议会也承认,势必有一些周围建筑的外立面噪音超过正常范围。为此,政府又为Rif010定制了一条特殊法规,在保证35分贝的内部噪音限制下,允许外立面有更高的噪音负载,代价是未来可能在居民楼上加装一些防噪音装置。

  事实上,为了能让Rif010顺利实现,鹿特丹政府已不是第一次破例。作为一个商业+生活区,Laurenskwartier的区域规划本不允许Rif010这样大型户外运动场所的建设。为了让项目顺利进行, 2015年7月14日,鹿特丹政府为Rif010特别授予了第一阶段“环境许可证”,授权其可以违反区域规划进行施工。同年12月15日,又颁发了第二阶段环境许可证。

  这样大张旗鼓地为一个项目大开方便之门,引起了不少争议。鹿特丹最大的联盟党The VVD Rotterdam的发言人 Maarten van de Donk 就质疑道:“一般来说,与区域规划相冲突的项目根本不可能建成。现在政府为此数度破例实在令人费解。……一个项目是否应被建成,市民有权利知道。”

  2014年“城市倡议(City Initiative)”,有两万一千余名鹿特丹人参与了投票,其中有42%的人将宝贵一票投给了Rif010。在Rif010获胜后自制的宣传片中,采访对象均是荷兰冲浪知名选手、世界冠军等青年一辈。而社交媒体上对此项目的赞誉,也大多是热血气盛的年轻人所留。

  而对项目持反对态度的,则大多是常年居住于此的中老年居民。一位老人表示,他已经在此居住了45年,实在不忍看一方净土变得面目全非。如今想来,拥有超过60万人口的鹿特丹,仅凭一个两万人的投票,就决定了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存亡,是否有些讽刺呢。

  圣多米尼加教堂 (City Church Het Steiger)静静伫立在距离Steigersgracht不到50米的居民区内。这片被围墙隔离的土地是城市中少有的灵修之地,入口处是整面的彩绘玻璃墙体,将室内渲染得圣洁肃穆。

  这座被指定为荷兰国家文化遗产的罗马天主教教堂,供奉的是圣玛丽。每日,教堂内均举行祈祷与灵修活动,在周日则有定期弥撒。在教堂附属的修道院中,居住着Brother Richard和其他修士们,他们几人自2018年夏天搬来此地,“我们知道(Rif010)将带来新的变化,”Richard说道,“我们都在讨论,教堂到底如何与它和平共处?”

  鹿特丹律所Hekkelman一份于2016年发表的文章则毫不留情指出,市政当局认为Rif010能与教会和平共处,无疑有些异想天开。长久以来,教堂以其幽静的环境,成为一众信徒的心灵归宿,而且教堂肩负着承办丧礼的重要职责。

  在未来,因水上活动而汹涌而至的人群,无疑将打破教堂的宁静与庄严。餐厅所在的“海滨别墅”更是正对教堂正门。最棘手的是,大型水上活动举办时间内,教堂若有丧葬仪式,Rif010方面是否愿意配合并取消活动,成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因此,教会方面与当地居民一起组成了上诉团体,反对Rif010可能造成的噪音与干扰。对此,市议会坚称,教堂内预期噪音并未超出35分贝的最高值,政府不会因为教堂的宗教特殊性而对其决议做出修改。Rif010方面做出的唯一妥协是,在提前三天通知的情况下,不会在丧葬期间举办大型体育活动。

  在2019年1月2日最新一次庭审中,教会方面对Rif010在文化历史上的负面作用再一次提出异议,而结果与几年来不间断的庭审一样,再次被法院予以驳回。

  Rotta Nova是位于Steigersgracht旁一个将容纳近300户人家的新居民点,自2006年初开始设计,直到目前仍处于停滞状态。项目停滞,当然与Rif010脱不开干系。Rotta Nova现由建筑承包商“大市场发展公司(Grote Markt Ontwikkeling BV )”负责,其建设区域正与Rif010相冲突。Rotta Nova面向“大市场”的一侧底层,原本计划建造带高露台的饭店和商铺,露台的一部分正好悬置在冲浪水域上方。

  Rotta Nova本身因为规划面积问题,自2012年已与政府商讨多次,而Rif010的横空出世更是雪上加霜。在2017年12月的庭审中,Grote Markt相关负责人就此强烈抗议。她提到,Rotta Nova与政府规划部门接洽在先,之前也一直致力于尽早实现Rotta Nova。Rotta Nova早已被列入各种市政计划和文件中,例如“鹿特丹城内计划(Binnenstadplan 2008-2020)”,“Laurenskwartier”分区计划等。但Rif010诞生在后,且也与区域规划有冲突,却被赋予特权,可以说是毫无理由。

  而政府的回应则多少令人有些哭笑不得。政府称,虽然与Grote Markt方已交涉近五年,但与其的磋商从未具有建筑许可证一般的法律效应,即政府从未真正在法律上允许Rotta Nova的建设。至此,Rotta Nova的起始建设时间可能将推迟至2020年。而其计划中的底层饭店商铺,也可能会因为Rif010所带来的人流产生变化,变得不再服务于当地民众,而是面向游客和高消费人群。

  反观Rif010,无限期的拖延也为其背后的团队蒙上一层阴影。对此,项目主导人Edwin van Viegen拒绝接受采访。Rif010的官网久未更新,只有简略的一句“敬请期待(Coming Soon)”,而其官方推特账号则含糊地表示团队正朝着“在2020年将Rif010开放”这一目标努力。

  Rif010的效果图在网上版本繁多,没有人知道最后会建成怎样一番景象。而在Edwin van Viegen的公司Cariboo的官网上,对Rif010的简短说明是会有餐厅、更衣室、冲浪店铺和办公区域。当然,这一切都需要那360万欧元的项目启动资金做支持。

  在政府网站上,可以查到在2016年Rif010分拨的资金是20万欧元,而2017年因为居民的反对政府撤销了当年的资金。有媒体预测,若2020年Rif010仍旧无法从官司中脱身,很有可能这个项目将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鹿特丹居民福祉与古迹委员会(De commissie voor Welstand en Monumenten ,以下简称“委员会”)是市议会委任的组织,专门对在市政建设中有重要影响的新建筑计划进行评估,考量其空间质量与环境影响。

  2016年9月,为了协调各方利益,Rif010设计团队声称会在餐饮区的户外露台上增加屋顶,以阻挡噪音扩散。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屋顶的增加竟适得其反,引起了更多的争端。

  在餐区屋顶设计出炉后不久,委员会随即发表了反对意见。委员会认为,Rif010方面缺乏对阻隔噪音方法的进一步研究,没有清楚说明加盖屋顶相较于其他方法的优越性。而更重要的是,屋顶的建设将会阻挡水景,使得原本一览无余的运河景观破坏,从而使自中世纪存留至今的Steigersgracht堤沟历史价值下降。不过,这个建议遭到了政府的无视。法院指出,早在2017年,屋顶的建设已经考虑到了必要的视野,对当地的文化历史基本无影响。

  而鹿特丹动物协会(Partij voor de Dieren)则从另一个视角向人们提出了警示。动物协会的负责人 J.D. van der Lee是个留着长发、激情洋溢的中年人,数次在Rif010的庭审上慷慨陈词,也曾公开向市长就Rif010提出质疑。在动物协会官网上,有数篇文章反映他的观点。

  文中写道,鲜有人考虑城市中动植物的生存环境。一些受保护的植物,例如黑秆和石蕨,就生长在Steigersgracht的河岸上,它们也值得小心照料。此外,似乎没有人对项目周边的物种多样性进行调查。水鸟、天鹅、黑头鸭、蝙蝠等,都经常在此区域出现。而水中的鱼类更是从未得到过任何关注。

  “是否一个项目建设,可以仅依赖政府批文就大开绿灯呢,”J.D. van der Lee于2015年10月曾以书面形式向市议会发问。

  政府在之后的问答中表示,国家科学中心(Het Natuurwetenschappelijk Centrum )已就相关事宜做过先期调查,对其中的一些疏漏会进行弥补。但J.D.连环炮似的提问,也许值得更多人思考。

  2019年1月2日的庭审后,事件似乎暂时落下帷幕。Thea Schulz等当地居民、多米尼加教会人员、Grote Markt等各方在三年间的上诉一次又一次地被驳回,让他们也慢慢领悟到政府想要扶持Rif010的决心无法阻挡。

  “市议会这是犯了一个错误,” Thea丈夫Hans Hoogstad回顾这几年的历程,不无感慨地说道,“他们并未将市民的生活质量放在第一位。”居民、教会与建筑承包商的共同希望是,即便项目最后成真,其经营也不会长久。

  而在Rif010的官方推特上,在庆祝项目拿到新的环境许可证审批的推文下,只有寥寥数十条回复转推。5年过去了,2014年当初的民众热情如同流星般稍纵即逝,现在除了零星网络报道外,已鲜少有人提起Rif010。

  这个城市中的冲浪乐园到底能否最终经历阵痛脱胎而出,一切都是未知数;而它是否会成为鹿特丹市民心中真正具有城市特质、惠及日常生活的成功公共项目,更是难以预测。然而,当我们跳脱出各方视角,以旁观者的态度审视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,便不禁佩服荷兰人在城市发展中极高的参与度与民主性。

  你方唱罢我登场,相互制衡协调,对一个真正以人为本的城市来说,再重要不过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